章鱼的触手深入肉bl午夜影片 一篇让人想要脸红的文章⁄(⁄ ⁄•⁄ω⁄•⁄ ⁄)⁄
发布时间:2020-05-21

当代生活,尴尬无处不在。

掏出包里的腮红,往两颊上抹上一抹。

比如,在公司没有人的角落做 20 个深蹲,然后悄悄擦掉额头的汗;又比如,对着镜子,长长憋一口气,直到脸涨得通红,再回到工位阴沉着脸......

在游戏的过程中,参与者需要评估对手有多大可能「再一次背叛」;越信任对方,愿意给对方的钱就越多。

参考文献

[1]Síona Ní Raghallaigh, & Frank C. Powell. (2016). Flushing and Blushing. Rook's Textbook of Dermatology. John Wiley & Sons, Ltd.

研究结果显示:

更容易被原谅

人们会认为 脸红的人,内心的「羞愧」或「尴尬」的情绪更高;

越在意,越容易脸红

图片来源:giphy.com

2011 年,一项研究找了近 200 位参与者,让他们与电脑进行两轮游戏。像所有心理学实验一样,参与者并不知道这个实验的真实目的。

当同事因为没设闹钟,错过了早上的会议,并向大家保证章鱼的触手深入肉bl午夜影片,再也不会迟到了。

游戏参与者有 10 美元章鱼的触手深入肉bl午夜影片,可以自由选择把其中 0~10 美元给对手;

图片来源:网络

撰稿专家 丁若水

拓展阅读

B:满脸通红

成年人世界少见的「羞愧」章鱼的触手深入肉bl午夜影片,即刻就能在脸上显现。

责编feidi

脸红不仅能挽救信任,还可能让你在做错事后,更容易被原谅。

短时间内,皮下静脉丛的血流量从每分钟 200~500 mL ,剧增至每分钟 8L,脸就红了起来。

策划 洋葱

面对已经无法改变的「过失」和他人的灼灼目光,有些人的脸,总会恰如其分地「红」了。

[2]Dijk, C., De Jong, P. J., & Peters, M. L. (2016). Judgmental biases of individuals with a fear of blushing: The role of relatively strict social norms. Clinical Psychology & Psychotherapy, 23(2), 176-182.

如果你实在不是容易脸红的人,或许可以在犯错后,制造一些「生理性脸红」来显示自己已深刻意识到错误......

[4]Dijk, C., De Jong, P. J., & Peters, M. L. (2009). The remedial value of blushing in the context of transgressions and mishaps.. Emotion, 9(2), 287-291.

这笔钱会在对方账户里翻倍;

图片来源:giphy.com

之后,参与者需要继续和上图所示的「电脑对手」,继续玩一轮关于「信任」和「金钱」的游戏:

人们会认为 脸红的人,内心的「羞愧」或「尴尬」的情绪更高;

再比如,520 这一天刷到朋友圈,才想起来没给对象准备礼物.......

作者 丁若水

人们买来腮红,让自己显得更有气色;为动漫作品里主角的脸颊上微微泛红的一瞬,而感到心动。

图片来源:giphy.com

脸红会被人脑下意识解读为一种显示「真诚」的特质,进而更容易获取信任与谅解。

其实,脸红的出现与自我意识的萌发有关,源于对自我的「关注」。

图片来源:

拥挤的电梯中,憋不住放了一个屁,臭味从响声的来源飘散开来.......

生理性的:例如喝酒、吃辣、发烧等引起的脸红;

人类从 2~3 岁的时候,就开始出现脸红了,并且一旦习得了这个表情包,它就不再受自我控制。

原标题:一篇让人想要脸红的文章⁄(⁄ ⁄•⁄ω⁄•⁄ ⁄)⁄

游戏参与者有 10 美元,可以自由选择把其中 0~10 美元给对手;

过多关注了脸红带来的影响,反而可能会陷入一种恶性循环:

更重要的是,红扑扑的脸蛋,还能为你的可爱添砖加瓦呢~

不过,换一个角度来看,容易脸红也没那么惨,它反而可能是一种社交优势。

第一轮,电脑会「背叛」游戏参与者,并在结束后以真实的「对手」形象出现,弹出以下任意一个表情:

当人感到「害羞」或「尴尬」时候,脸部的皮下静脉丛和小动脉,收到来自交感神经兴奋的信号,迅速发生扩张;

比如,在午休时间的办公室,突然打翻了杯子,一排眼睛齐刷刷抬起......

中科院心理所发展与教育心理学硕士

心理性的: 因为「内疚」或「羞愧」而老脸一红; 展开全文 电脑对手决定是否把翻倍的钱分一半还给参与者。 出现脸红表情的虚拟对手,也被认为再次背叛的可能性更低。 并且,他们会对容易脸红者的 总体印象,显著更好。

通常,我们认为一个满脸通红的犯错者,已经认识到了自己的过错,因此更容易获得原谅。

在另一项实验中,研究人员发现发现,同样是面对举止冒失的情况:

图片来源:文献截图

其实脸红的状态,本身也是讨人喜欢的。

既然,犯错后脸红,更容易获得原谅,那如果天生是不爱脸红 脸皮厚 的人,岂不是显得既被动又没有诚意?

如果实验参与者看到了虚拟对手表现出了「脸红」,会倾向给对方更多的钱,愿意相信对方能够分给自己一半;

[5]Dijk, C., Buwalda, F. M., & De Jong, P. J. (2012). Dealing with Fear of Blushing: A Psychoeducational Group Intervention for Fear of Blushing. Clinical Psychology & Psychotherapy, 19(6), 481-487.

这笔钱会在对方账户里翻倍;

脸红